15萬幅畫面,10億經費,這動畫就算過了20年也依然經典

莫可可小姐姐 2022/09/03 檢舉 我要評論

提起JOJO梗,很多人第一反應就是dio那聲注入靈魂的「我不做人了,jojo」。

  對於沒看到JOJO的人來說,單看這句話可能會誤以為dio就是個搞笑角色。

  但作為橫跨JOJO系列一三部的魅力反派、法律系的高材生,dio的「不做人」是有一套「不做人論」支撐的——

  「人類的能力是有極限的。

  越是攻於心計,就越會發現人是有極限的。

  除非成為超越人類的存在」

  那麼,如何才能 超越人類呢?

  有的動漫角色,比如dio,選擇在石鬼面的作用下讓自身怪物化;

  有的則選擇直接在人類之外,創造一個不同於人類的新的事物。

機器人就是這樣一種事物。

  其日益增長的能力也引起了一部分人的恐慌,當初阿西莫夫經典的「機器人學三定律」已被證明完全靠不住。

  今天我們要聊的這部作品,講述了一個經典的人與機器人之間衝突的故事。

  它,就是2001年由手塚大師遺作改編的科幻動畫電影——

大都會

  (メトロポリス)

01

  動畫《大都會》的劇本來源於 大友克洋手塚治蟲同名漫畫作品的改編。

  對於日本漫畫之神手塚治蟲,我們無需再多做介紹。

  而對大友克洋的形容,最精准且流傳最廣要數宮崎駿的那一句:

「一個異能少年站立在東京廢墟之上,人人都會說這是大友克洋。」

  從第一部《迷宮物語》開始,到《阿基拉》《回憶三部曲》《蒸汽男孩》等,大友一直在向人們輸送毀滅的快感。

  這部《大都會》也不例外。

  如果說「爆炸就是藝術」,那麼《大都會》一定是藝術中的藝術, 因為它從頭到尾都在炸東西。

  只不過開頭炸的是煙花,結尾炸的是城市。

  據說,手塚治蟲生前始終反對將自己的這部作品拍成動畫片,原因是擔心製作效果不能完美表達其構思。

特別是在未來城市的呈現上,對動畫技術有著超出時代的要求。

  直到1996年,和手塚治蟲有過多次合作的導演林太郎認為時機已經成熟,邀請大友克洋加盟,對手塚1949年的這部漫畫進行了改編。

1996年起至2001年,歷經5年的時間製作出這部日式動畫巨作,上映後轟動一時。

  拍攝《大都會》燒錢燒得非常厲害,製作經費高達10億日元;時長109分鐘的動畫,總作畫張數達到了15萬張。

  而由此呈現出的效果也是好得不像話。

  動畫中蒂瑪沐浴在陽光下,金色短髮隨風飛舞的場景美不勝收,是眾人口中不得不截圖收藏的 「世界名畫」

  即使是遠景鏡頭大場面,也都做到了壯觀而不失細節,讓人看了想到的不是跪不跪的問題,而是怎麼跪才算標準。

02

  動畫《大都會》開場,歌舞昇平的表像下湧動著令人不安的力量。

  未來世界,在機器人已經普遍化的大都會裡,人類社會兩極分化問題變得越來越嚴重。

  上流社會的權貴們盡情享受著機器人帶來的便利,底層勞工卻被機器人奪走工作無以為生。

人與人、人與機器人之間武裝衝突不斷。

  在爭權奪利的人群中間,男主健一和女主蒂瑪無異於兩股清流。

  男主健一隨偵探叔叔從日本來到大都會,追蹤跨國罪犯羅頓博士,誤打誤撞救下了少女 蒂瑪

  他不知道,蒂瑪其實是羅頓博士為公爵製造的一個機器人

  (健一os:是心動的感覺)

  起初,蒂瑪沒有自我意識,只會機械地模仿健一說話,對「你」「我」這種人稱代詞傻傻分不清。

  健一還以為漂亮妹子這是失憶了,安慰她可以慢慢想起一切。

  另一個年紀與健一相仿的帥小夥名叫洛克,紅色上衣和黑色墨鏡是他的標配。

  身為公爵的養子,洛克有著微妙的戀父情結, 渴望得到養父全部的愛。

  他強烈不滿於養父費盡心機造一個外表與死去女兒一模一樣機器人的行為。

  在搞死羅頓博士後,洛克又開始全力追殺被健一救走的蒂瑪。

  逃亡路上,健一和蒂瑪遇到了一幫從事地下反抗活動的所謂「革命分子」。

  這些人希望通過發動暴亂的方式引起政府重視,進而以新政黨的身份參與政府運作,從機器人社會拿回人類應有的權利。

  他們把公爵新建的摩天大廈比作巴別塔,揚言 「這次摧毀塔的人將是我們,而非眾神」。

  實際上,這些人只是看著氣勢很足,很快就中了公爵的圈套。

革命在大雪紛飛中失敗了。

  連那個長相酷似川普的總統也慘死在了叛徒亂槍之下。

03

  機器人蒂瑪「我是誰」的發問貫穿全片。

如果她是機器人,她為什麼會產生人的情感?

如果她是人,為什麼人類不對她一視同仁?

  「人類為何都用暴力來解決紛爭?」

  一個警察機器人曾試圖阻止革命分子的行動,好言相勸的結果是被一槍崩了。

對方:嗯嗯?你在教我做事?

  我們發現,動畫令人迷惑的一個地方正在於, 很多時候機器人反而比人類更具有人性。

  終日生活在地下的垃圾回收機器人菲菲,不僅無條件照顧落難的健一和蒂瑪,還用自己的身體幫二人擋住了洛克的子彈。

  在菲菲的對比下,洛克反而像一個沒有情感的殺人工具。

  情感是人之為人所必需的,在《大都會》的反派們眼中卻成了人類進步道路上的障礙。

  公爵教導蒂瑪說,她不應該是被情感控制、被愛與道德迷惑的次等人。

  這讓人不禁陷入思考:

如果唯有捨棄情感才能超越人類,那麼超越人類是否還有意義?

  而健一是機器人蒂瑪情感的觸發源。

  對於蒂瑪來說,他是她從實驗室出來後看到的第一個人。

  在朝夕相處的日子裡,兩人又互生愛意。

  之後被強制帶回公爵家的她,更是將健一的名字寫滿了房間的牆,以此作為無聲的反抗。

  公爵堅信「超人說」,他的陰謀在於將超越人類的蒂瑪推上統治世界的寶座。

  然而,正常的有人類情感的蒂瑪根本不鳥他,暴走後的蒂瑪則憤怒地向一味捉弄機器人的人類展開了報復。

那座被比成新時代巴別塔的超級大廈說倒就倒。

  儘管《大都會》的故事從一開始就註定是悲劇,大師們的共同努力卻讓這個過程變得發人深省而浪漫異常。

  其中那首名為《我無法停止愛你》(I can't stop loving you)的插曲,與動畫表現的傾城之戀簡直絕配。

  我願意把這部《大都會》看作林太郎、大友克洋等動畫人與前輩手塚治蟲的一次深入對話。當我們化身觀眾的那刻,我們也融入了這次交談之中。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