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祖孫play的狐仙、喜歡被當面ntr的男人,這漫畫不簡單啊

莫可可小姐姐 2022/09/01 檢舉 我要評論

玩祖孫play的狐仙、喜歡被當面ntr的男人。這漫畫不簡單啊

今天要和大家分享一部對人物情感的刻畫入木三分,看了卻讓人十分蛋疼的漫畫。

它,就是日本漫畫家須藤佑實老師的短篇集——

《Midnight Blue》

Midnight Blue,午夜藍,被認為是一種近乎黑色的藍色,比深藏青更帶有暗紫的藍。

如果說Blue又有憂郁悲傷之意, Midnight Blue或許就是隱藏在夜色中那抹不易察覺、不能明說的憂傷。

漫畫集由七個獨立的篇章構成,分別是《盒中的回憶》《愿在夢中相見》《今夜所見之人》《花開那天》《白線》《某對夫妻的記錄》以及《午夜藍》。

它們每一個都能撥動讀者的心弦,有的甚至還會挑戰你的三觀。

這里我們來簡單聊一聊第3篇《今夜所見之人》和第6篇《某對夫妻的記錄》兩個篇章。

《今夜所見之人》講的是 一個日本版的聊齋故事。

畫面對白都非常小清新,故事卻是一波三折。

社畜男主下班后來到一家小酒吧,柜台那個長著一雙狐貍眼的女招待引起了他的注意。

十多年前,大學放暑假回鄉下的他, 正好也認識一個長著狐貍眼的妹子。

那時,他的祖母生了重病,在醫院住過很長時間,出院后依舊臥病在床。

與城市的花花生活相比,鄉下的日子閑得發慌。一次偶然的山間散步,男主遇見了一個扎著馬尾辮的妹子,兩人相談甚歡。

后來,男主一有空就出來和妹子坐在一起消磨時光。

有一天,妹子告訴男主,她已經結婚了。男主聞言失落,妹子卻讓男主晚上再來這里。

到了晚上,男主如約而至。妹子一個健步沖上來撲倒男主,讀者眼看純純的戀愛就要往不可描述的方向發展。

然而,男主并沒有被激情沖昏頭腦,很快覺察到異常——妹子的臉變樣了, 眼睛變成了狐貍眼。

緊接著,狐貍耳朵、狐貍尾巴也相繼長了出來。

妹子扔下若有所悟的男主,捂著臉向大山深處跑去,自此再也沒有出現過。

回家后的男主被家人大聲責問大半夜去了哪里,因為他的祖母恰好在這時候病情惡化,已經離開了人世。

祖母的去世讓男主的父親和伯父悲痛不已。

第二天整理遺物時,家人告訴男主,他祖父當年去打仗了,父親和伯父都是祖母一手帶大。

男主看到了祖母年輕時候的照片。 這不看不知道,一看真真嚇一跳——

照片上的女人分明就是昨天還在和男主見面的妹子!

男主想起祖母講過的一個傳說,里面人類的靈魂有時會借用動物的身體,并在短時間內維持人類的外表。于是他就猜想,祖母是不是借用了小狐貍的身體。

因為祖母不想待在醫院,而想要待在生養自己的土地上。

這時,酒吧里一直在聽男主講述過往的女招待說話了,她認為男主多半和祖父長得很像,那段時間男主的陪伴或許略微消解了祖母遙遠過去的寂寞。

說完,女招待又問男主,祖母的故鄉是不是很適宜狐貍居住?男主也沒多想,便實誠地點頭稱是。

女招待興奮地表示,自己正疲于都市生活,想要回歸自然了呢。

話音剛落, 她就憑空消失了。

男主左顧右盼,也沒看到女招待的人影;問一旁的眼鏡老頭,老頭卻說他們店只有他一個店員,從來沒有過女的。

該篇的最后一格,一只狐貍奔向山間,與山里的狐貍遠遠地打著招呼。

真相大白,原來女招待也是狐貍。

額,男主這是什麼吸引狐貍的體質……

如果說上一篇《今夜所見之人》的祖孫play因為男主的急剎車,沒有造成什麼實質性的后果,那麼接下來要聊的《某對夫妻的記錄》就是 真·勁爆。

故事開始,一年輕小伙從一[少.婦]家里出來,回頭問下次還能否再來。

[少.婦]連說沒事,丈夫很少回家的。

小伙走后,[少.婦]懶洋洋地躺在床上打電話給丈夫,問他剛才是否一直都在看。

電話那頭的丈夫則拋來兩句話:

「我一直在看

你真美啊」

根據[少.婦]后面的描述,可以得知她的丈夫很少在她面前現身。

連接兩人的,除了電話和郵件,還有家里安裝的隱蔽攝像頭。

平日里,丈夫就是通過這些攝影頭來觀察妻子的行動。

只要在自己的視線范圍內,他允許妻子做任何事情, 包括出軌其他的男人。

兩人通過相親認識。

每次見面,他都會在征得她同意的情況下給她拍照,最終和她邁入了婚姻的殿堂。

婚后,丈夫做了一件奇怪的事。

只見他跪在妻子跟前,請求妻子的饒恕自己不能觸碰她,理由也奇葩得可以:

「我無論如何都沒法原諒自己去觸碰這麼美麗的你」

丈夫還表示,雖然自己無法觸碰妻子,但又想盡可能近距離看著她,就在房間里裝滿了隱秘攝像頭。

如果妻子覺得受不了,和他分手也沒關系。

但讓人沒想到的是,面對這種變態的請求,妻子還真答應了。

她覺得,丈夫確實是個奇怪的人,但自己卻對他討厭不起來。

即便如此,人還是擁有七情六欲的生物。

一個人待在寬敞的家里久了,難免會有空虛寂寞的時刻。

有一次,妻子憤憤地對著話筒說,自己并不是丈夫想象中那種完美天使,丈夫卻說她的美每天都在更新。

終于,她寄出了殺手锏,以出軌作為讓丈夫回家的要挾。

然而,她還是失策了。

電話那頭的丈夫表示無所謂, 反正自己不能碰她,那麼就讓別的男人代替和她接觸好了。

自此,妻子開始報復性地帶各種男人到家里來。

一開始的她還會覺得心痛,漸漸地就習慣了這樣的生活, 并開始感到這樣的生活很沒勁。

這天,開頭那個年輕小伙又來了。

小伙以一副認真的神情向[少.婦]表白,希望帶她離開這里。

[少.婦]回顧以往生活,突然覺得或許丈夫根本就不在意自己,于是打點好行李準備跟小伙私奔。

人山人海的車站,[少.婦]聽到一個跑得氣喘吁吁的男人大喊自己的名字。

這個人就是她久未謀面的丈夫。

當時,公司開會正開到一半,身為社長的他看見妻子收拾行李離開家,連忙火急火燎地追了出來。

他內心其實深愛著妻子,不愿她就此離開,但妻子肯定也已經不想回到原來那種生活了。

妻子提議,要不丈夫稍作讓步,花點時間和她見面,不碰她也沒關系,地點就在他們現在所在的小茶室。

自那以后,人們經常看到一對奇怪的男女在小茶室等候見面。

兩人分頭前來,又分頭離開。

見面頻率漸漸從每周一次變為每周五次。

而在兩年后的某一天,這兩人終于往同一方向回家去了。

故事也就此完結撒花。

短篇集《Midnight Blue》的作者須藤佑實非常勾勒人類內心隱秘的角落,集子里的故事好幾個都如上面兩篇這麼出人意料,甚至可以說是反人類的。

然而,無論讀者是否能接受這樣的故事,大多卻不得不肯定該漫畫一流的表現力,能夠在這麼短的篇幅中展現一個個曲折離奇的故事。

所以就我個人來說,還是很推薦大家去看一看須藤佑實這部作品噠~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