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無比正經的修女,是怎麼被人玩壞的?

莫可可小姐姐 2022/09/15 檢舉 我要評論

有個網上很火的動畫叫《契約之吻(Engage Kiss)》,里面有個配角叫「莎朗」。

人設差不多就是「純潔的戰斗修女」,為愛鼓掌的時候,她在枕頭底下藏了刀,準備對男主下手,結果提前被人B點下了包……

說明白點,就是(疑似)男主提前把帶有神經毒素的藥涂在DIO上,「反殺」了修女。

因為這段劇情過于生草,再加上劇本是寫過《白色相簿2》《路人女主》的老熟人 丸戶史明,所以很快就在網絡上出了圈。

不知道時候起,修女們似乎總是在被人迫害的路上。

經歷過各種ACG作品洗禮后,圣職者的禁欲屬性似乎用爛了,以至于大伙一看到修女,第一反應多少是有點澀澀的,帶著欲情的意味。

修女吸引力來自反差感。要知道現代社會的男女性別觀就很玄學,女生就不說了,男生這邊:

我們常常會要求一個女性,既要在外矜持靦腆,又要對你主動熱情,既要溫柔體貼上善若水,又要性感風騷媚眼如波。

這種割裂感,感覺不是在找女朋友,更像是在治精神病。

但是欲望并不總是與現實對應的,在二次元的虛構世界里,你可以追求某些你在三次元世界很少見的事物, 比如純潔又欲情的修女。

首先我們從最明顯的外貌談起。

盡管沒人規定二次元里的修女必須得跟現實里一樣,但還是能感受到一些細節上的差異……

現實里的女性服裝大多通過「做加法」的方式來讓衣服看起來更精致,比如Lolita服繁復的蕾絲邊,JK服的格子裙花紋,這些都是典型的不具備功能性的裝飾元素,單純為了好看的設計。

而傳統修女服的版式則正好相反,主要以「做減法」為主,接近我們常說的基礎款。長裙消弭了身材曲線,頭巾收束了一捧長發,將整個人裹得嚴嚴實實,黑白的整體配色給人以單調樸素的觀感。

ACG作品進行二次創作,往往會以增量的方式,給修女添加大量的裝飾性元素。按畫師的放飛程度來區分,最開始是莫名其妙的胸部曲線,以及一些需要精細裁剪才會出現的腰部收束。

比如漫改動畫《黑色五葉草》里的修女。初看與現實里的修女服裝扮沒啥兩樣,但仔細觀察會發現,明明只是多了幾道曲線,腰部和胸部的纖細線條一下子就出來了,頓時感覺色氣不少。

(明明身上蓋得很嚴實,卻又故意描出曲線)

(如此貼合「南半球」的曲線,也只有動漫里會有了)

很多作品里,原本要求齊眉的頭巾,變得可以戴在額頭上很高的位置,這樣就能把前額和一部分劉海露出來。接著是簡單的飾品改造,比如十字架、玫瑰念珠等等,又或者是宗教性質的裝飾花紋。

你可能見過《魔法禁書目錄》里的茵蒂克絲,整體服飾配色使用了白和金,不再局限于傳統黑白的素色。

換到現在,修女服設計就更加開放了,各種眼花繚亂的立體裁剪,復雜到需要用放大鏡去仔細觀察的程度。

實際上對修女的改造不止是二次元作品,在Cosplay中也很常見。當然,常見是一回事,有人覺得難以接受也很正常。

說好的虔誠善良,心態平和,不沾染世俗的欲望,又與世無爭,發愿一生不嫁,將自己一切都奉獻給耶穌,專注于贊美上帝的修女們…… 如今搖身一變已經成為大眾老婆,逐漸變成澀澀的代名詞,作為一種曖昧被人所接受。

再加上男孩們最喜歡的總是戰斗題材,于是修女們不得不總是與槍炮刀劍相隨,她們和戰斗女仆、戰斗JK一起,慢慢變成二次元文化一定程度的生產套路,培養起固定的受眾。

但有一說一,這種反差感玩的太多,修女也逐漸開始變得像漫畫里穿著性感比基尼打架的亞馬遜戰士,穿戴著高科技機甲卻裸露著大腿肚臍的機甲少女,上戰場打槍還穿高跟鞋黑絲襪的FPS女角色等等前輩般常見。

我相信現在很多人其實對修女屬性逐漸脫敏了。

在今天,澀情正是這樣的一個領域。當人們(特別是阿宅們)把澀情從現實生活中剝離出去,可供消費的曖昧素材卻越來越多,導致澀情本身在消退,變得去澀情化。

于是一個很反直覺的現象是:

如今一個ACG作品想要成功「賣肉」,有個前提就是不能將這個意圖公開表現出來。你不能特別露骨地像里番那樣說「我就是要賣肉」。

就像有人因為角色好看入坑了《死或生》,開始練習起硬核的格斗機制。有人愛上2B小姐姐,開始研究《尼爾》游戲的背景故事。

在象征的層面上,那些設定復雜的作品總是要求我們放棄欲望,即直接看到「賣肉畫面」的欲望,但因為有了放棄的過程,又讓之后的沖擊更加強烈。

拿開頭提到的「純潔的莎朗」來講。印象中纖弱的修女卻擅長戰斗,號稱「純潔的莎朗」卻在枕底藏刀,最后被人在B點下包。

這個角色完全符合宅男們關于「修女」的幻想,雖然有賣肉橋段,但因為看完只感覺到生草,反而比單純賣肉更令人印象深刻。

現實里創作者為了塞進殺必死福利,為了讓你感到澀,往往要費盡心思。

我很期待,未來修女屬性還能被人「玩」出什麼新的橋段出來。難道你不想麼?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