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入1億日元的日本COSER一姐,是如何不靠「灰色收入」做到的?

01.也許你誤解了coser

說到coser你能想到什麼?

為愛發電而玩角色扮演的人?靠擦邊球賺取流量的福利姬?還是游走于灰色行業的特殊工作者?

如果告訴你coser的收入往往高于社會平均水準乃至橫掃大片社畜,你又會覺得ta是上述的哪一類人呢?

多半人會選擇第2、3個答案吧,畢竟在近些年,越來越多的coser為博得更多關注,借著各種[大尺度]圖片瘋狂試探夾總,線下的漫展也時常爆出不雅照片,引起了網友們對該職業的誤解。

在去年7月,廣州漫展就爆出了「偽JK女事件」。

漫展作為coser界中最隆重、盛大的交流會,無論是什麼領域(角色扮演、破產三坑)的愛好者,都會在這一天盛裝打扮,或是展現自己,或是尋求同好。達成目的最有效的方法,大概就是借助一些高還原度的道具、性感的著裝,享受攝影師們的擁簇。

此時便有一位16歲(據她自己說的)的小姐姐選擇了第二種方法,在會場的一角擺出了一系列不雅的動作,在吸引眾多「紳士」攝影師的同時,也招引了圍觀群眾的謾駡。

由于小姐姐的動作過于露骨,有網友便動了人脈找到了她的真身及真正目的: 灰色行業工作者想借漫展提高自己的知名度。

當然,「偽jk女事件絕不是個例」,在國內社交媒體對不雅資訊的管控力度尚未加強時,有不少灰色行業工作者,借著coser的身份打掩護,在網上明示或暗示地招攬顧客。

例如在某寶上一些cos服的專賣店,就是這些工作者們的第一條引線。她們往往會在商品的評論區中曬出自己的露骨圖片,並在較為隱秘的地方留下聯絡方式,熟悉這一套路的顧客自然會順藤摸瓜,約上自己的「女神」。

不過也並非所有留下聯繫方式的都是些特殊工作者,更多的也只是露身不露臉的福利姬。通常她們只是將人引流至自己的社交帳號,轉移陣地繼續曬圖,也僅僅是曬圖。

畢竟灰色行業無疑是在違法的邊緣瘋狂試探,但在網上曬露骨頭圖,大多也只是承擔被夾或炸號的風險。更何況只要積累了一定的人脈、名氣,福利姬們到哪都不愁沒粉絲和點擊。

正是因為這樣的案例比比皆是,coser便與灰色行業和福利姬死死地纏在一起,以至于一些真正熱愛coser的人,也會遭人誤解。

而人氣越是火爆的coser,越容易被公眾蓋上「特殊工作者」的帽子。

在去年的7月,有鍵盤俠就吐槽日本coser一姐Enako多年來依靠「賣R」上位,年賺3000萬日元。

所幸Enako並不是一個只能看的花瓶,在得知自己被鍵盤俠圍攻後,當即回應 :我不靠灰色行業,而是憑自己的實力將這些金錢收入囊中。

誠然,「日本coser一姐」這個稱號也不是蓋的,自Enako在C80、C81上cos帕秋莉·諾蕾姬、叔叔高阪桐乃,名聲鵲起之後,就踏入音樂圈、影視圈,憑著唱功、演技和顏值為自己創造更多的價值。

而如今十年過去,Enako的收入也隨著自己的知名度和工作量迅速攀升,2021年11月10日,有日本媒體就爆料稱她的年收入突破1億日元。

此時就有網友對此表示不解,縱觀整個社會,年收入能達到1億日元的個人並不常見,且無外乎都是些企業家、知名影星或偶像,一個coser出身的女孩怎麼可能在一年多的時間裡薪資就翻了三倍不止?

其實,這樣的看法無非是一種偏見,coser業界早已今非昔比,雖仍有不少特殊工作者借coser的幌子攬客,但也確實有不少真正熱愛這一事業,並借此實現自己的價值。

Enako就是其中之一。

02.coser月入百萬(日元)不是夢

隨著ACG文化的不斷發展,其衍生行業的商業模式也日趨成熟,除了音像製品、圖書、各類周邊以外,連cos都已經形成一條完整的產業鏈。

根據行業權威三文娛的報導,日本coser的收入方式大致分為攝影會、周邊商品販賣、直播平臺的觀眾打賞、藝人化發展等。

同時coser又大致分為職業和業餘兩種,優劣各異。職業能夠借助事務所的人脈、資源對接更多的商業活動,但工作內容大多要按照上級的指示;業餘恰恰與之相反,工作的個人性和自由度更大,但資源相對薄弱。

但無論是職業還是業餘,每一位coser想要在這條路上走遠,都必須要積累人脈和粉絲。而一年兩屆的comic market(簡稱CM),算是她們人氣是否能飆升的關鍵點,或者說必經之路。

CM作為日本乃至世界最大的同人展,集聚了來自各地的業界大咖、ACG愛好者、媒體,如果cos的質量過硬,那必定能得到遊客的矚目,從而一傳十十傳百,逐漸積累人氣。

當然,coser也可以在CM出售自己的寫真集、明信片等產品,在擴大知名度的同時還能賺取自己的第一桶金。除了CM,一些coser也會成立社團,整合自己的人脈、粉絲,以進一步提高自己的知名度,閒時也會舉辦團體攝影會、接商單。

通常而言,一個小有名氣的coser能通過出席同人活動、商業活動、出售寫真集等方式賺取3萬至100萬日元(人民幣約1800-62000元),根據知名度的不同利潤還有更多的上升空間。

而隨著直播平臺的發展,coser又多了一個提高人氣、賺錢的門路。在油管、SNS、tiktok等平臺上,coser們時常會進行直播互動,粉絲們在節目中的打賞則可直接轉化為現金。

當coser的知名度提高到一定程度時,自然會有事務所上門洽談藝人化的事務。根據事務所業務方向的不同,coser的工作內容也不盡相同。

比起業餘時期,她們的發展道路開始傾向藝人化、偶像化。除了承接商單cos以外,還會滲透至平面模特、歌手、演員、cosplay評委等領域。

至此也不難猜出,Enako屬于業餘出身的職業coser。

2011年,Enako在C80中cos了東方的帕秋莉·諾蕾姬,因其高顏值和高還原而得到了廣泛的關注和喜愛。成名後,她就簽約DefSTAR唱片公司,並發行了單曲,走上coser藝人化的道路。

出道近十年來,Enako就參與了大大小小同人展,不斷積累人氣;也接過無數商業雜誌、活動模特、舞臺表演等工作。

在去年5月,她出演的漫改校園電影《狂賭之淵》上映,雖在演技方面還有很大的提升空間,但這又何嘗不是她拓展業務的又一次嘗試呢?

據2018年的資料顯示,Enako一次直播的時薪可達20萬日元(約合人民幣1.2萬);憑著其他業務,她平均月收入也能突破百萬日元。

同時在ENAKO于2018年作客名為《有吉ジャポン》的節目中,她也曾大方爆出了自己年入3000萬日元的秘密。

尤其在CM漫展(全球最大的同人展,一年舉辦兩場)的月份,ENAKO甚至能夠實現單月營收1000萬日元,那剩餘部分攤分到10個月其實也不是什麼困難的事情了。

而這些年間,隨著她知名度的不斷上升,越來越多的cos類型雜誌邀請其拍攝封面,僅是今年上半年,Enako就屠榜了這一類型雜誌。

借著多管道的高收入,看來Enako這一coser藝人的年收入超1億日元,確實不是無稽之談。

03.最後

既有錢又有顏,Enako自然是成了宅男心目中的2.5次元老婆。

每當她出席大型活動,登上雜誌封面、出寫真集,必然是得到無數「老公」們的支持,也正是有了他們的支持,Enako才能穩坐日本coser一姐的寶座。

Enako是靠著自己立足,也找到了自己的幸福,還怒懟鍵盤俠捍衛自己的名譽。

也許比起「老婆」,還是「女神」這一稱號更適合這位一步步成為頂流的coser。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