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40年,日本漫畫畫風到底經歷了啥?它真的變好了嗎?

莫可可小姐姐 2021/12/23 檢舉 我要評論

漫畫家的畫風,看上去雖然像是一個審美問題,但它更有可能是一個技術活。按理說,日本漫畫發展到今天,即使從手塚治蟲那會算起,也已經超過半個世紀,這麼多年積累,漫畫家的畫技早已超越前輩才是,然而真是這樣嗎?事實上,很多幾十年前的前輩,他們的畫風可能遠比今天的漫畫家更好!

上古大神:多元的畫風

讓我們先來看看那些真正的上古大神們。

從上個世紀80年代開始,日本漫畫界逐漸進入了黃金期。這一時期,上承手塚治蟲開闢的煌煌盛世,下啟新世紀多元時代,堪稱百花齊放,畫風多樣。

如以肌肉線條聞名于世的《北斗神拳》,深刻影響了後世各大格鬥類漫畫。今天仍然爆火的《JOJO的奇妙冒險》,雖然只比《北斗神拳》晚連載幾年,但它早期的畫風和分鏡都深受這部作品影響。

當年格鬥熱血類題材非常受歡迎,荒木的這部作品某種程度上也算是「追風」之作。據說,《JOJO》本來應該被腰斬,但因為它的畫風很好,這才避開了被淘汰的命運。這大概也是荒木玩的一些小聰明吧!

總體來說,雖然《北斗神拳》類格鬥作品肌肉線條非常誇張,但仍比較寫實。同樣寫實的還有北條司的漫畫,這又是另一種畫風。

北條司最被人所稱道的漫畫是《貓眼三姐妹》和《城市獵人》。在這兩部作品中,北條司對女性柔美線條的刻畫堪稱一絕。他的畫風,雖然看不到多麼誇張的描繪,但我們就是能感受到作品中女性角色的獨特魅力。

而曾經擔任北條司助手的另一位大神井上雄彥,其畫風也深受北條司的影響。

井上在《灌籃高手》中早期的連載,畫風還是非常粗糙的,人物造型和線條比較簡陋,但仍然看得出他試圖繼承北條司的用心。

隨著連載深入,《灌籃高手》的畫風也逐漸成熟,同時具備北條司精准造型和《北斗神拳》流暢的肌肉線條,堪稱取兩者之長,而又能補他們之短,大神不愧是大神。

至于井上在《浪客行》中那爐火純青的畫風,已經攀到了日本漫畫界的巔峰,無論是精准的身體和肌肉結構、飄逸的動作,還是精緻的細節刻畫,亦或者動感十足的構圖,在畫風上都達到了後人幾乎無法達到的極致。

在寫實之外,更加卡通的畫風仍然並不過時,最具代表性的要數殿堂級漫畫家鳥山明。

鳥山明的《阿拉蕾》以及《龍珠》前期,畫風都呈現出了明顯的卡通風格:人物線條比較圓潤,也就是我們常說的「Q版」,角色刻畫輕鬆寫意。

最一開始,鳥山明其實想把《龍珠》畫成搞笑漫畫,所以前期我們經常看到《阿拉蕾》的影子;後期逐漸變成了熱血漫畫,所以畫風也更加寫實,反而偏向于格鬥風。《龍珠》畫風的轉變,其實也暗示了它題材的變化。

講到角色刻畫,就不得不提耽美類題材。現在的耽美漫畫,畫風往往華麗而頹廢,對角色內心世界和細節的刻畫比較深刻,這種畫風其實是受了由貴香織裡的影響。她的代表作是《天使禁獵區》。

由貴香織裡的畫風受西洋音樂和電影的影響很深,其韻律感很強,黑白雙色調的運用自如和貼切的網紋裝飾令由貴的作品充滿灰暗的墮落感覺,由此衍生出的人物造型鮮活,讓人印象深刻、過目不忘。

此外,以《浪客劍心》為代表的的畫風,已經開啟了當今漫畫界主流畫風:眼睛比例很大,主要角色身材纖細,儘量弱化非必要細節,等等,已經有了不少「萌系」漫畫特點。

上個世紀八九十年代,是日本漫畫畫風非常多元化的時代。那個時候,漫畫家們的畫風往往師承明顯,畫功扎實,在能繼承前輩的同時,還可以開創自己獨特的畫風,以至于成了他們個人的符號。這是當今漫畫家很難具備的特點。

新世紀日本漫畫:工業化量產的悲劇

進入21世紀,日本漫畫業和所有ACGN一道,迎來復蘇。在作品產出更勝以往的同時,也出現了一個非常嚴重的問題,那就是畫風逐漸趨同,似乎所有新晉漫畫家,一夜間失去了個性,而被市場和讀者蠶食掉了自我。

我想你肯定有這樣的印象:最近這些年的漫畫,無論題材是什麼、作者是誰、是否是其他題材改編,其畫風都有一個特點,那就是很「萌」。

這種畫風,一般都有這樣的特徵:眼睛占比較大,其他五官如鼻子、嘴,都縮小到一定比例,用線條甚至點來代替,同時整體面部輪廓由棱角分明變得圓滑,而又保留了瓜子臉的線條,同時面部的陰影處理,比如鼻子的陰影處理使得人物整體不會缺乏立體感。

這種畫風發展到極致,「京都臉」堪稱其中翹楚。典型的「京都臉」,基本上涵蓋了以上所有特徵。京阿尼自從《輕音少女》嘗到了甜頭,就一發不可收拾。

從此,京阿尼的每一部動畫都幾乎用了一張臉。即使精緻、嚴肅如《紫羅蘭永恆花園》,我們依然能從女性角色和少年、兒童身上看到「京都臉」的影子。

也不知,是因為這樣會顯得很萌,所以京阿尼才捏出那樣的畫風,又或者因為京阿尼影響大,所以才引起流行?這就未可知了。

這種萌系畫風到了最極端的情況,角色面部表情往往被徹底簡化,僅保留能夠萌翻讀者的面部特徵。如《幸運星》就是如此。《幸運星》所有角色的確「萌出血」,大大的眼睛加上肉肉的小圓臉,營造出一種嬰兒般的感覺,會讓讀者情不自禁地覺得可愛到爆。《小林家的龍女僕》也算此類型。

即使如今還在活躍的老一輩漫畫家,也有很多人接受了讀者的喜好變化。比如《死亡筆記》的漫畫家小畑健。

他創作《死亡筆記》的畫風,基本上傳承了上一世代的傳統,畫風非常寫實。後來他又創作了《爆漫王》,就已經穿插了很多萌系分鏡,表情新時代畫風對他的影響。而他在2014年連載《狂賭之淵》時,又在寫實的基礎上格外強調女性角色的「色氣」,同樣也是對市場的回饋,頗有些「肉」的傾向。

你可能不喜歡《狂賭之淵》這部作品,但你不能不為蛇喰夢子那清純又色氣的人設而著迷。

而「肉」,或者說「色氣」,同樣也是當今比較流行的畫風之一。

這類畫風,往往在比較寫實的基礎上,格外強調角色(尤其是女性角色)豐滿的特徵,刻意令讀者浮想聯翩。《食戟之靈》就是代表。這部漫畫別名「春藥之靈」,角色吃了美食後各種[高·潮]臉+爆衣,堪稱這部作品的招牌。

以上幾類畫風,基本上覆蓋了最近十年絕大多數作品。

儘管作品越來越多,但真正意義上的好作品如鳳毛麟角,非常少見。即使一些看似賣座的漫畫,其畫風和畫功真的乏善可陳,而且往往流于類型化,絕少個性可言,像極了流水線產出的工業品。

也許漫畫市場的繁榮,必然會催生出一大批「畫匠」,而真正意義上的漫畫家,恐怕將會越來越少。真不知道,這到底算不算時代的不幸!

#動漫#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