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滅之刃:鬼殺隊最艱巨的一項任務,為讓義勇笑出來,眾柱真是煞費苦心啊

小熊 2021/05/13 檢舉 我要評論

各位小夥伴們大家好啊~我是馳名雙標選手,德智體美勞全面不發展代表,退堂鼓國家級表演藝術家,亞洲酸檸檬推廣大使,國家一級抬扛運動員,國家非物質文化遺產馬後炮獨家繼承人,你們最可愛的小熊小編~感謝點入內文!

導言:富岡義勇曾經因為和不死川實彌打了一架而收到了禁止和不死川實彌接觸的禁令,說起來很奇怪,就富岡義勇看來,那次打架只是不死川實彌單方面生氣,其他柱們的神情也很奇怪,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主公大人派悲鳴嶼行冥召集各位柱,但並不是要召開九柱會議,而是為了給柱們佈置了一個任務:當富岡義勇到來的時候,柱們需要將其逗笑。

這是什麼莫名其妙的任務?柱們不解。

但因為是主公大人下達的任務,所以他們就算不理解也一定會遵從。

其中只有胡蝶忍理解了主公大人的真正用意,九柱們每個人都相當有個性,但儘管每個人的脾性不同,相處起來卻還算融洽,除了富岡義勇。主公大人肯定是希望其他柱們多關心一下容易受到孤立的富岡義勇,因此下達了這樣一個任務。

柱們為了逗笑富岡義勇,使出了渾身解數。

第一回合

富岡義勇遲些趕來,一進門就看到一群人在比賽扳手腕。

提議舉辦扳手腕比賽的是宇髄天元,比賽的目的並不是為了決出高下,而是有意讓富岡義勇取勝,從而讓他心情好轉。

但沒想到結果出人意料,富岡義勇接二連三輸給了悲鳴嶼、宇髄天元、煉獄杏壽郎和不死川實彌,就算對上的是甘露寺蜜璃,富岡義勇也是勉強獲勝。別提笑了,心情怕是更加低沉。

原來是悲鳴嶼行冥曲解了意思,沒理解扳手腕的真正意圖,而在悲鳴嶼贏了後,其他柱們更沒辦法故意輸了。

第二回合

甘露寺蜜璃充滿自信,她表示自己能把哭鬧的弟弟們都逗笑,也一定也可以把富岡義勇逗笑。

胡蝶忍莫名有種不祥的預感。

甘露寺蜜璃把逗笑弟弟們的那一招也用在了富岡義勇的身上,她開始不停地撓富岡義勇癢癢。

撓癢癢可能對孩子們有效,但是對方可是一個不苟言笑的成年男性,這一招並不管用。

當甘露寺蜜璃回過神來的時候,她羞得滿臉通紅,伊黑小芭內對富岡義勇懷恨在心。

第三回合

煉獄杏壽郎想出了一個冷笑話,他頭上頂著一副眼鏡向富岡義勇走去,還明知故問:「富岡,你知道我的眼鏡去哪裡了嗎?我剛剛一直在找,但怎麼也找不到。」

「在你頭頂上。」富岡冷漠回應,甚至還懷疑煉獄不僅視力變差連腦子都變差了。

這下連熱血的煉獄杏壽郎都放棄了,那還有什麼辦法?

第四回合

實際上,胡蝶忍曾經目睹過富岡義勇露出笑容的樣子,那是他在吃白蘿蔔燉鮭魚的時候。

無奈之下,胡蝶忍提議讓不死川實彌邀請富岡義勇一起去吃白蘿蔔燉鮭魚。

不死川實彌本想拒絕,但念在主公大人的面子上,還是忍住憤怒去邀請富岡義勇。

得到的回應卻是秒拒,富岡義勇坦言自己已經吃過白蘿蔔燉鮭魚了,然而這句補充的話卻已經淹沒在了不死川實彌的咆哮聲中了。

資料來源於鬼滅之刃小說集《片羽之蝶》。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