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小說 #竹馬還是天降?:我再也不敢隨便說喜歡誰了,因為我花了好長的時間才弄明白自己喜歡的是誰

洋栗子 2021/06/17 檢舉 我要評論

受最近遇到了一個自己很喜歡的人,這個人完全符合他對未來男朋友的所有想象,與他設置過的所有理想條件全部都契合。

那個男生又溫柔又貼心,臉也很耐看,而且身高腿長的,簡直是不由得他不喜歡。

那個男生是受的直屬學長,兩個人是參加社團活動認識的。

學長對他很照顧,那時候他被社團的前輩刁難還是學長幫他解圍的。

學長看上去很好相處,性格也很隨和。而且他的笑容很乾淨很治癒,特別有欺騙性,可以說是盯上一會兒就要立刻投誠繳械投降了。

受是個顏狗,又很容易對這種乾乾淨淨的男生產生好感,所以他就懵懵懂懂地對學長有了愛慕之意。

後來受把這個秘密告訴了他的竹馬。

竹馬並沒有對他這段突如其來的暗戀表達任何態度,只是面無表情撐著腦袋看他,那暗湧不定的眼神好像在說:你看看自己幹了什麼蠢事。

「你瞭解過他嗎?就敢隨便說喜歡。」

竹馬說。

「喜歡就是喜歡,哪需要什麼理由的。」

受不甘示弱。

說起受這個竹馬,這人天生是受的剋星,從小到大都靠著他那超強的腦力和蠻力鉗制著受。個子,成績,甚至是受異性同性歡迎的程度都比受高上一截。

何況這人還是個天生的帥哥,從小好看到大,從來都沒走過什麼崎嶇之路,從來沒有都長歪過。

不過可能受看了他十幾年的緣故,一時間也察覺不出來他這張臉有多讓人豔羨,反而覺得他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還有點小脾氣的笨蛋罷了。

兩個人那天並沒有聊出什麼結果,受理所應當地也沒得到竹馬的肯定或祝福。

那天晚上竹馬好像有點不開心,整張臉都是冷的,而且一直沒怎麼說話。

其實受可以看出竹馬的小情緒,雖然平常竹馬也是繃著這麼一張愛搭不理的酷臉,但是他通常是受是有問必答,不會冷落他。這一次他明顯能感覺到竹馬是真的有點生氣了。

受總覺得哪裡怪怪的,但是他也說不清楚到底哪裡出了問題。

受這幾天都沒有聯繫學長,學長也並沒有主動來找過他。之前以為跟學長算是有進展了,兩個人聊得熱烈,性格也算合拍。但他也知道,其實在學長相處的時候一直都在自己在主動。

受沒有對學長明確地表達過自己的喜歡,但是他有給過學長暗示,那份子明晃晃的愛慕幾乎是明眼人都能看懂。

而且學長也沒有拒絕他,也偶爾會跟他模棱兩可地搞一下曖昧。

受自從跟竹馬說過自己喜歡學長的事之後,竹馬就單方面地跟他開始了冷戰。不回資訊,也不接電話,受跑去他家門口堵他都找不到人。

竹馬很少有這麼生氣的時候,這次受完全想不明白他的燃點在哪裡。

和竹馬冷戰兩個星期之後的一天晚上,受被學長叫去看電影。

兩個人一起看電影這種事其實挺浪漫的,要放在他剛開始喜歡學長的那時候,他肯定會興奮到睡不著覺的。但不知道現在怎麼了,接到學長的電話時,他並沒有一點開心的感覺。

他覺得自己可能也並沒有多喜歡學長。

那天晚上受並沒有赴約,而是去了竹馬的學校找他。

竹馬好像不在寢室,同學說他去吃飯了。

受後來在一家餐廳找到了竹馬,竹馬一個人點了一桌菜靜靜地吃著,看樣子好像還喝了不少酒。

「你怎麼過來了?」

竹馬直勾勾地看著他。

「哦,來看看你。」

受莫名地有點心虛。

竹馬沉默地看著他,因為喝了酒的緣故眼睛還是霧濛濛的。

「你不去找你學長了嗎?」

「我……沒有…」

受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提示說是學長的電話。

「你接吧,沒關係。」

竹馬有點無奈地笑了一下,笑容看上去很勉強。

「我不敢了。」

「我以後不會這樣了。」

受突然說。

「你在說什麼。」

「我再也不敢隨便說喜歡誰了。」

「因為我花了好長的時間才弄明白自己喜歡的是誰。」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