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你100億,你要怎麼拯救這個世界?這部番的男主操作太秀了~

加油娜娜酱 2022/08/05 檢舉 我要評論

天降橫財、一夜暴富,這樣的美夢,相信不少人都曾做過。

現實的沉重壓力,讓「財務自由」幾乎成了一種奢望。

「何以解憂,唯有暴富」,或許就是當代人負重前行的真實寫照。

然而,如果有一天,你突然得到了100億元,你會怎麼使用它呢?

先別急著說「就算我說了用途,你會給我嗎」,因為,我今天要推薦給大家的這部動畫,通篇就是在回答這個問題。

這部動畫就是——

《東之伊甸》

它是2009年,由Production I.G制作的一部原創動畫。

在《東之伊甸》中,有12位被選出的救世主,各自獲得了一部儲存著100億日元的Noblesse手機。

他們不僅可以用這些錢買來幾乎所有的東西,名車、豪宅、商場,甚至是總理大臣的一句話。

每台手機都配備著一個接線員Juiz,只要這些救世主說出他們的委托,她會盡全力地去完成,

事后再從他們手機的余額里扣除所需的活動經費。

他們幾乎是無所不能的超人。

然而,能力越高,責任越大。

與這Noblesse手機一同被賦予他們的,是「高貴者的義務」——

用自己的方式,拯救這個國家。

這12位救世主中,隱藏著一個名為「支持者」的殺手。

一旦有救世主拒絕履行自己的義務,或是余額清零依然沒能完成任務,就會被這個殺手干掉。

乍一看這個設定,很容易讓人聯想到《三體》中的「面壁者」:

各位救世主手握巨額資源,以自己的方式行動。

可是,這些「面壁者」,其實都能從手機上,看到其他人的賬務流水以及余額,他們能從中推斷出他人計劃的蛛絲馬跡。

這樣的互通信息并不是方便他們相互合作,相反,是在鼓勵他們相互使絆子。

因為,只有第一個達到「拯救國家」這個目標的勝利者,才能生還。

某種意義上來說,這是一場12個面壁者同台競技的「圣杯戰爭」。

這個設定聽上去就已經夠胡來了吧?

別急,更胡來的還在后面。

本作男主瀧澤朗和女主森川咲的邂逅,絕對堪稱史上最尷尬邂逅之一。

他們倆的邂逅是在美國華盛頓特區,白宮墻外。

女主咲向白宮里的噴泉扔硬幣祈福,結果被路邊的警員盯上。

而男主朗的出場,則更加「驚世駭俗」——

他以「全露出」的狀態,右手拎著把左輪手槍,左手拿著一台Noblesse手機,在馬路對面的草叢里現身了。

他們初次見面,男主就對女主「坦 誠 相 待」,毫無保留。

男主一波巧妙的調虎離山,把那兩個警員騙去追車了,成功替女主解圍。

而善良的女主看到他這個樣子,把自己的帽子和圍巾戴在了他的身上,還把自己的外套留給了他,作為被救的謝禮。

其實,男主這時已經記不清自己是誰了,他的記憶全部丟失,只是靠本能做出了剛才的一系列「撩妹舉動」。

他現在要根據手機里Juiz的指示,找回他過去的痕跡。

而女主的大學畢業旅行也即將結束,馬上,她就要踏上歸國的路途。

兩人本該像相交的直線,交錯一次之后便再無交集。

本該如此……直到女主發現,她的護照在她送給男主的外套里……

為了能夠順利回國,她不得不去追趕男主。

總算在千鈞一發之際,找他要回了自己的護照。

男主在自己曾住的出租屋里,也發現了一些過去的痕跡——

大量的槍支彈藥、一些日本的照片、十幾本不一樣的護照……

他一邊感嘆著不妙,一邊挑出了名字為「瀧澤朗」的護照,他已經下定決心:

和女主一起,回到日本,因為,那里是他曾經活動的地方。

他要回到那里,找回自己的過去。

《東之伊甸》的主線故事,圍繞著不凡的神秘人瀧澤朗和平凡善良的應屆畢業生森川咲,就此徐徐展開。

初看《東之伊甸》,最顯眼的,莫過于是這倆人之間的愛情故事。

瀧澤朗簡直是一超級現充,君本當撩妹上手的最佳范例。

在那一堆護照中,他挑中「瀧澤朗」這個,是因為生日和森川咲一樣。

他手握100億日元,然而,他并不靠這個在咲面前顯擺。

只用聊天,就能聊得她喜笑顏開,關系眼看著就升溫了。

不過,該出手的時候,他也會毫不猶豫地用那台Noblesse手機出手解圍。

他們倆一回國,機場就因為國內的飛彈事件堵塞。

在人擠人、車擠車的機場,他用那台手機上的余額輕輕松松就把她帶了出來,宛如大明星的待遇。

和她一起尋找自己的過去,找到了自己曾經買下的商場,在空無一人的電影院里,專門為她放一部電影。

在兩人產生不和、她的應聘受挫之時,騎上金閃閃的摩托車,直接去找她。

以及,安靜地聽完她的傾訴之后,把所有錯誤都歸結到她本人以外的因素上,簡直就是怎麼寵怎麼來。

當然,他們之間浪漫的愛情故事,頂多只能算《東之伊甸》的第一層。

第二層,聚焦于兩人的身份上。

男主瀧澤朗是那12個面壁者中的9號面壁者,根據他對自己過去的尋蹤,他很有可能與兩件大事有關:

「愚蠢的星期一」飛彈襲擊事件以及兩萬人家里蹲失蹤事件。

「愚蠢的星期一」,是發生在2010年11月22日星期一,10發飛彈落在日本各地的恐怖襲擊。

這次恐怖襲擊,奇跡般地沒有任何傷亡。

落點附近的居民,都被以「地震」、「火災」等原因疏散。

兩萬家里蹲失蹤事件,是在「愚蠢的星期一」不久后發生的。

其經過正如其名,兩萬名尼特族被人聚在了一起,然后不知道送往了何處。

從現場留下的痕跡來看,也許那個人并沒有干掉他們的意思。

而多方證據,都把這一事件與失憶前的瀧澤朗聯系在一起。

這12個手握100億日元的面壁者,都是怎麼拯救這個國家的呢?

他們中有高貴的人,5號面壁者火浦元醫生,利用這100億元建造了一處養老醫療中心,解決了無數老人的養老問題。

雖然他在這個過程中用了不少賄賂的手段,但,至少在那些老人眼中,火浦元就是他們的救世主。

然而,這種程度的奇跡,在這場游戲的主辦者看來遠遠算不上「拯救國家」。

這位善良的醫生,注定會在余額徹底清零的那一刻,被「支持者」誅殺。

但他既無后悔,也無遺憾,在夜風中用最后的余額開了罐咖啡,俯視自己創建的個人醫院,內心只有滿滿的滿足感。

也有人拋棄了「高貴者的義務」,4號面壁者近藤警官,只想著拿那100億去和情人逍遙自在,利用Juiz消滅自己的追債人。

結果,諷刺的是,他在最后時刻把商量私奔的短信誤發到了妻子那里。

干掉他的,不是來自支持者的裁決,而是妻子的刀刃。

有人對拯救的理解令人匪夷所思,比如11號面壁者白鳥。

這個女模特,通過自己的事務所向國內引進「高質量男模」。

然后,她自己化身「男人狩獵者」,以身為餌,狩獵那些國內男人中的敗類。

1號、9號(也就是男主)和10號都意識到了一件事情:日本本質上缺乏的,其實是一種朝氣。

大多數的資源都被老人握在手里,年輕人無論怎麼拼搏奮斗,最后都無法填補父輩差距的溝壑。

這也是「尼特族」大行其道的原因——

既然奮斗無用,那干脆就不出賣自己的勞動力。

這是他們在這個惡心的現實前最后的反抗。

只不過,即使看到了相同的事實,不同的人做出的反應也不一樣。

童年不幸的10號選擇用飛彈攻擊日本來強行洗牌。

既然他們不把蛋糕放在桌上,那他就直接掀了桌子,再把蛋糕從他們藏好的地方扣出來。

而老謀深算的1號,假裝支持10號,其實只是拿他做跳板,自己爬向權力巔峰。

男主本人是如何解決這個問題的,咱們這里暫且不表,先來看看女主的身份——女主森川咲是尼特社團「東之伊甸」的一員。

她和她的朋友,就是不折不扣的尼特族。

她畢業之后應聘事業單位,結果,沒讀懂領導的潛台詞。

為了趕她走,領導假意留她在食堂吃午飯,實則是為了故意潑她一碗蓋飯。

森川咲這個角色非常真實,真實得就像你我身邊的每一個應屆畢業生。

還抱著一點天真的幻想,以為把硬幣丟進白宮噴泉里就能祈得好運。

還有那麼一點小小的自信,穿上職業套裝就以為自己已經做好了準備。

事實卻是穿上了西裝,卻并沒有變成大人模樣。

她的朋友中,還有一個更極端的宅男。

因為兩年前自己唯一的一條外褲被風吹走了,所以在小破屋里宅了整整兩年。

這當然不是真正的原因,他從前可是被稱為「天才」的男人。

也許,走入社會之后的過大落差,才讓他這樣封閉了自己。

其實,這些尼特族并不是無能者。

上圖這個胖阿宅是個究極極客,破解了男主帶來的Noblesse手機。

而東之伊甸同樣是一個技術宅聚集地,他們開發出的「東之伊甸」系統,簡直是一個超強的「谷歌識圖」。

通過一張照片,就可以解析出一個人的基本信息。

尼特族就像是一塊待開發的金礦,雖然尚未發光,但如果有人能激發出他們的潛力,一定能解放出極大的生產力。

而瀧澤朗,正是要來承擔起這個職責。

他買下的這間商場,其實最初就是作為尼特族的樂園而存在。

在他失憶之后,他把這座商場給了東之伊甸,當做他們的創業基地。

那失蹤的兩萬尼特族,其實也是他組織起來的。

在「愚蠢的星期一」中,他借助他們的力量,一起疏散民眾,讓這場飛彈襲擊最終傷亡數字為0.

而在1號和10號共同策劃的第二次飛彈襲擊中,他第二次借助他們的集體智慧,直接拿出了擊落那60枚飛彈的策劃案。

至于他們的失蹤,那只是在「愚蠢的星期一」之后,為了讓他們這些偽裝成警察、消防的尼特族避開風頭,把他們一起打包送去迪拜了。

「把他們串聯起來,一定能發揮很大的力量,

一定能創造和愚蠢的星期一那時一樣的奇跡。」

瀧澤朗一直對此深信不疑,也一直為之奔走。

「藝術來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

《東之伊甸》,就是完美貫徹了這一原則的動畫佳作。

在這個「boy meets girl」的標準戀愛故事中,在這個救世主與毀滅者并存的世界里,你看到的不僅是幻想與浪漫,還有現實世界中切實發生的實際問題。

這,就是我對《東之伊甸》,最為欲罷不能之處。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