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游白書》中,戶愚呂和幻海有沒有可能在一起?

妖怪與人類

富堅義博漫畫《幽游白書》中,有一位人氣極高的反派角色,就是戶愚呂弟,他在50年前的暗黑武術會上奪得冠軍,然后實現愿望變成了不死之身的妖怪,但人們對他充滿好感,確實因為他在走到地獄分岔口遇到幻海的時候,摘下墨鏡露出純潔眼睛的那一刻。

戶愚呂成為妖怪的契機非常引人同情,50年前的暗黑武術大會開幕前,一個名叫潰煉的妖怪送邀請函給戶愚呂,當時他是頂尖的人類武術家。

妖怪潰煉和人類戶愚呂當時都是暗黑武術大會所指定的種子選手,潰煉當然對戶愚呂相當蔑視,帶著挑釁的態度和輕視,先是打敗戶愚呂,然后在無力反抗的人類武術家面前,幹掉了他所有的徒弟,如果戶愚呂不是暗黑武術大會指定的邀請選手,可能潰煉會幹掉他也不一定。

戶愚呂在武術大會召開前將自己陷入地獄般的試煉,最后終于在之后幹掉潰煉,并且奪得冠軍,戶愚呂的愿望,是成為妖怪,就是曾經在自己面前幹掉徒弟們,將自己逼的走投無路的妖怪。

在成為妖怪前,作為人類頂級武術家的戶愚呂還有一個女性知己,就是后來成為浦飯幽助師父的幻海,兩人的關系,是朋友之上,戀人未滿,注意,就是在兩個人感情最好的時候也并沒有成為戀人。

作為人類武術家,不管是年輕時的幻海,還是人類時的戶愚呂,都沒有太多時間陷入你儂我儂的感情之中,武術家有著極其嚴格的自律方式,所以,兩個人,充其量也就是互相欽佩,偶爾相視一笑。

在暗黑武術大會時,幻海有幸見到了心里已經處于極度扭曲的,作為人類最后時期的戶愚呂,在那之后戶愚呂變成妖怪,幻海沒有阻止也沒再和戶愚呂相見,就此訣別。

也許大家會好奇,幻海到底長什麼樣子?50年后的暗黑武術會上,和幻海對戰的死死若丸曾經這樣評價一度因為靈丸而變得 回光返照的幻海:我喜歡你,被打的躺在地上的死死若丸,這樣對幻海說,由此可見幻海的魅力。

最后的對決

關于幻海與戶愚呂最后的一次對決,很多人都有不同的分析,基本上分為以下幾種:

1、幻海希望阻止戶愚呂,通過戰斗來喚醒戶愚呂,讓其迷途知返;

2、戶愚呂想讓幻海暫時消失,然后促使浦飯幽助全力一戰,讓其勝利后再復活幻海;

3、倆人只是在最后比賽前,互相試探,但是越打越激烈,最后戶愚呂控制不住,失誤幹掉了幻海。

其實,很多人在看這段生死之斗的時候,忘記一件事,那就是「靈光波動拳」的駕馭者幻海,之所以會召開選拔門生的試煉,是因為她感覺到自己已經大限將至了。

與浦飯幽助一起參加暗黑武術大會,也許并不在自己的計劃之內,畢竟在人界這麼久,和數不清的妖怪和人類結怨,一旦自己到了最后時刻,軟弱下來,會遭遇無數仇家、甚至是曾經很弱的妖怪的戲弄和虐殺,作為頂級武術家,她將面對的是戶愚呂曾經的遭遇,親人被羞辱之后,自己也將被最后悲慘離世。

所以,我們可以猜想,幻海其實是想在自己還可以戰斗的時候,在這場比武大會上,迎來自己最后的時刻,作為自己人生最后的舞臺。

接到戶愚呂的挑戰,不如說是兩個曾經的朋友、心靈相通,幻海在赴約之前,還進行過兩次激烈的戰斗,分別對戰死死若丸和怨爺,如果她只是與戶愚呂進行比武較量,毫無疑問會另約時間,她的目的很簡單,就是—— 赴die

幻海在臨走之前,展現了對人世間不舍的一面,她在出門前,扭頭轉向幾個人中唯一的人類桑原和真說:「 可別輸哦!」。這短短的一瞥,意味深長,武術家的生命是在格斗場和賽場,不是私下里的兒女情長。

作者富堅義博,曾經借不久之前剛剛交過手的魔斗家怨爺之口,說過一句話,「我希望在年老之前,以美麗的模樣死去。」這句話剛好映襯了年老的幻海,不過怨爺確實是掛在了年輕。

戶愚呂在約好的決戰場地見到幻海后,第一句話是「時候終于到了」,這是等了50年的最后一次訣別,戶愚呂在成為妖怪后在沒有見過幻海,他并不想取幻海的性命,如果可以摘下墨鏡,我們會看到一雙眼眶含淚的眼睛也不一定吧?

接下來二人的對話口吻頗帶有戲劇性,幻海問戶愚呂為何叫自己來,而對方則回答你這是多此一問,戶愚呂又問幻海,你帶面罩是為了不讓我看到你衰老的模樣嗎?幻海用非常曖昧的語氣答道,你別臭美了。

在最后交手前,幻海回想起二人50年前組隊、年輕時的樣子,作為人類頂級格斗家的戶愚呂一心戰斗,在擔心如果變老會變弱,于是心向妖怪的身體,而幻海則對和戶愚呂一起變老無所畏懼,不知不覺,在回憶中向對方袒露了心扉。

幻海的最后一擊靈丸,打在80%的戶愚呂身上,而自己也終于掛在戶愚呂手中,最后這一擊,幻海并不是要消滅戶愚呂,而是要讓戶愚呂醒悟,在遇到潰煉之后,戶愚呂已經完全變了,追求妖怪化后的絕對力量,讓他墜入無邊地獄,而她不知道的是,戶愚呂要的正是這煉獄。

在之后的奈何橋,戶愚呂與幻海側身而過,戶愚呂摘下了墨鏡,對幻海說了一句,「 一直以來承蒙你的照顧」,這50年來,幻海一直在以自己的方式戰斗,用她的話來說,人類需要面對與時間的戰斗,在50年時間流逝之后,她在生命最后時刻還是以人類格斗家的樣子給予戶愚呂最后一擊,不得不說這是對他變成妖怪的靈魂拷問。

對于這兩個格斗家來說,他們心里是默默相愛的,他們相愛的樣子,要比很多愛情的形態要高尚得多得多。

愿你走出半生,歸來仍是少年。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