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作品到底合不合法?傳說中的哆啦A夢「結局」竟然也是同人志的作品嘛

洋栗子 2021/06/11 檢舉 我要評論

同人作品到底合不合法?這個問題直到如今仍然是日本二次元文化中最曖昧的一個問題。

如果從嚴格的意義上說,同人作品是必然構成侵權的,或者說同人作品就是以侵權為基礎才得以出現的。

如今日本二次元文化裡的同人志多如繁星,該同人志文化的繁榮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所以按照嚴格意義來說就是一場長期的大規模侵權行為。但長久以來,版權方和同人志創作者似乎一直保持著某種默契,而這種默契也並不是簡單的一個「法不責眾」就可以解釋的。

什麼是同人志?

同人源自日語どうじん(Dou Jin),原意為志趣相投的人。

如今國內的二次元文化受眾往往對同人志的概念存在一個誤區,很多人將同人和二次創作兩個詞語直接劃上等號。同人的正式定義為「非正式商業性創作活動」,也就是說與同人相對應的概念是商業,而非與二次創作相對應的原創。

實際上,是否參與商業競爭,才是同人志和商業志的唯一判斷標準,但在這方面日本並沒有相關的法律進行具體界定。

最簡單的一點,從「志趣相投的人」這個詞源出發,你就可以明白同人志不一定都是二次創作的產物,因此用同人一詞代替二次創作其實是不正確的。但二十世紀九十年代後期,日本的同人文化通過網路開始在中國地區流傳,如今國內的交流早就默認了這一用法。

而就在相近的時間點上,日本本土就發生了第一起著名的同人志事件。

《寶可夢》同人志事件

1998年,日本福岡縣一名女性同人作家以當時十分熱門的《寶可夢》系列為基礎創作了一本同人漫畫,也就是我們俗稱的小黃本。該同人漫畫的內容在橫向對比下其實十分普通,售價也是正常范圍內的900日元,最終賣出了大約120多本。

但問題在於,這賣出去的120多本中,有一本被一名女子國中生買到手,並且在帶回家後被母親發現。由於《寶可夢》系列本質是兒童向的作品,於是這本同人漫畫就開始遭到各方聲討。

後來這位母親將同人漫畫寄給了《寶可夢》系列的發行方任天堂,隨後任天堂就對刊登了該同人漫畫廣告的《COMIC BOX JUNIOR》雜誌編輯部發去警告,要求停止出版並提起了刑事訴訟。

事情到這裡還沒有結束,任天堂還派出了員工線上下購入了這本同人漫畫並轉交給警方,而對同人志沒有概念的員警廳居然得出了「可能是黑社會資金來源」這種莫名其妙的結論,並於次年1月以違反著作權法和侵害版權為由,起訴並逮捕了該名女性同人作家。

最終這名女性同人作家被拘留了22天,並處罰款十萬日元。但更嚴重的是她受到了多方媒體的譴責,斷章取義的報導更是層出不窮,最後導致她被公司解雇,住宅被沒收,一夜之間負債數十萬日元。

該事件發生之後,日本的同人圈大受震動,日本媒體更是不斷挖掘相關資訊,對同人侵權的問題展開追蹤報導,使得日本同人圈內部開始制定一系列的不成文規定以避風頭,催生出諸如不外傳、不署真名等要求。

任天堂之所以被國內網友稱為最強法務部,這起事件也是直接原因之一。

《多啦A夢》同人志事件

《哆啦A夢》這部歷史悠久的日本經典漫畫,是國內很多二次元文化受眾的童年回憶。由於小時候收視手段有限,大多數人在看《哆啦A夢》的動畫或漫畫時都是有一塊沒一塊的,所幸該漫畫是單元劇形式,劇情上並沒有太大的連貫性,不會影響到觀影體驗。

但也正因為《哆啦A夢》的劇情沒有什麼連貫性,甚至可以說沒有什麼發展性,所以觀眾永遠無法推測這部漫畫什麼時候完結。它或許永遠不會完結,也或許下一話就完結。

所以當時國內的《哆啦A夢》受眾群體中就出現了這麼一個「都市傳說」:我看過《哆啦A夢》的大結局。

實際上,《哆啦A夢》的出版社以及原作者藤子·F·不二雄本人都曾對此發表過聲明,《哆啦A夢》系列不會完結。因為當時的日本小學生群體裡也流傳過類似的謠言,說《哆啦A夢》的劇情實際上是大雄的一場夢,而大雄是一名植物人。

在藤子·F·不二雄去世之後,《哆啦A夢》大結局的謠言又出現了第二個版本,那就是哆啦A夢沒電了,大雄因此發奮圖強成為了機器人工程師修好了哆啦A夢。

到了2005年,漫畫家田島·T·安惠將第二個版本的「謠言」畫成了同人漫畫,以420日元的價格出售。由於該漫畫的畫風與藤子·F·不二雄極為神似,故事內容也十分感人,轉眼就賣出去一萬五千多本,甚至還被炒到了一本幾萬日元的高價。

認為自己看過《哆啦A夢》「大結局」的讀者,可以看看這一頁內容有沒有什麼印象

後來這本同人漫畫的影響力持續發酵,終於有人開始向小學館查詢該漫畫是否官方出品,使得《哆啦A夢》的出版方小學館開始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進而向田島·T·安惠發出警告,並要求銷毀庫存。

最終這起事件以雙方和解收場,田島·T·安惠也將同人志一部分售賣所得支付給了小學館。事情落幕之後,網上不可避免地有人認為是同人漫畫熱度太高,版權方眼紅才有了這一系列事件,一時間不少人對小學館頗有微詞。

也正是在這起事件之後,開始有了類似「同人志售賣所得超過一定金額時,需要向版權方轉讓部分收益」等協定,但類似的問題至今仍然沒有在法律層面上得到解決。

但從日本二次元文化的商業運作,以及同人志在二次元文化中所起到的積極作用來看,要從法律層面定義同人志幾乎可以說是不可能的事情。

於是除了《東方Project》這種明文支持同人創作,以及《SSSS.GRIDMAN》這種明文規制同人創作的作品外,版權方和同人作者之間就只能一直保持著灰色的默契。

畢竟就算版權方起訴同人作者,對方大多也賠不了多少錢,還有很大可能反過來傷害自己的聲譽,完全是得不償失的行為。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