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特麼!把血!和諧成白色啊!漫迷瘋狂吐槽:更糟糕了好嗎!

莫可可小姐姐 2022/07/10 檢舉 我要評論

眾所周知,正常人的血是紅色的。但是邁入21世紀后,這個事實正在被動搖。

在古羅馬,人們以觀看角斗士在競技場里爭鬥為樂,在瑪雅文明中,放血儀式被認為可以同神交流。鮮紅的血一路伴隨人類文明前行,而文明在緩慢進步,暴力和迷信逐漸退出舞臺——只是有時,它們退得有點用力過猛。

如今,出現在各種動畫和電影中的血,逐漸不能以原本面貌示人。 紅色的血,正在從屏幕上消失,它們紛紛被PS成黑色、綠色……有時就連游戲都會給血液改個色。

一些人認為這種改動中,存在著某種驚為天人的啟示:有可能人的血本來就是黑色的,它是石油,象征著資本剝削的毒液深深融于人的血中,貫穿歷史,人總是在以血換石油,這是一種深入血液的黑暗。

也有可能,它本來就是綠色,所以互聯網如今漫天亂飛的綠發梗,不是大眾文化的墮落,而是人類對自己本性的一種回歸。

紅色的血,似乎成了個極不健康的意象。不知從何時起,紅血就和男性乳首一樣,無法在動漫里展示了。或許只要平日能被衣物與皮膚遮住的東西,早晚都會變成某種禁忌。

但是,不論事情如何發展,我們都必須記住一件重要的事,那就是 永遠,永遠不要把血PS成白色,永遠不行。

為什麼?

因為白色在制造業,向來是種非常麻煩的顏色。為了把成品生產成白色,廠家必須格外留心:流水線上所有涉及高溫的過程,都可能讓白色的表面發黃。所以白色的車和電子產品,在出廠時常常會有更低的良品率,這也導致很多產品的白色版,售價更高。

但根據我們的價值觀,人應該生而就為平等奮斗,這種區別對待的色彩,不該存于血液里。于是,我們不能把血PS成白色。

此外,白色是一種讓人感到舒緩、安全和衛生的顏色。這就是為何醫院的裝修需要以白色為主,且醫生和護士都穿白色大褂。有了白衣,他們身上的污跡更易被發現,同時,病人也會更為安心。

然而在戲劇表現中,每當血出現,通常都會對應激烈緊張的場景。在這種場景中,加入白色這樣讓人放松的顏色,會和創作意圖產生沖突,破壞精心營造的氛圍。有可能,觀眾隨后在看到醫生的白大褂時,還會下意識產生恐懼。所以我們不能把血PS成白色。

再者,在著名的蒙塞爾色彩體系中,白色是亮度最高的顏色,只有白色比黃色的亮度更高。換句話說, 白色,是一種比黃色更黃的東西。

而過亮的畫面,會對觀眾的眼睛造成傷害。在1997年,《寶可夢》動畫曾出過一次事故,因為其不斷閃爍的紅藍高亮畫面,大規模觸發了兒童觀眾的癲癇。所以現在的電子游戲,都會警告玩家高亮場景的存在,以保護大家的健康。

根據衛健委的調查,青少年的近視率在2020年就達到了危險的52.7%;所以 為了大家的眼睛著想,我們不能把血PS成白色。

然后,白色其實是一種不存在的顏色。物體本身沒有顏色,其顏色取決于它反射了什麼色的光。然而白色不存在于光譜中,它是一種人腦自創的顏色,出現在三原色的光波同時進入人眼后。

可我們應該信奉唯物主義,只有腳踏實地、實事求是,才能穩固進步。把人血這樣重要的生存根基,和不存在的虛幻概念相結合,有悖于此價值觀,所以我們自然不能把血PS成白色。

還不止于此,因為白色的血本身,就是一種不健康的癥狀。在醫學上,白色的血漿,被稱為乳糜血,它的出現是因為血液中含有太多脂肪。乳糜血是一種危險的現象,代表著血液的主人已經有了嚴重的健康問題。

肥胖、過高的脂肪攝入,是困擾現代人的一大難題。隨著生活品質的提升,越來越多的人出現了乳糜血的癥狀,根據統計,高達1%的獻血者都是乳糜血。所以我們更該教育孩童,從小就警惕這種乳白色的血, 而非將血PS成白色,使小孩誤以為白色的血才是正常的。

這就是為什麼,我們不能把血PS成白色。

同樣在醫學和生物學上,鳥屎之所以呈白色,就是因為其中含有很高的尿酸。過高的尿酸能損害人的健康,而過多的鳥屎更是能摧毀人的心智。每年,在世界各地,都會有海量行人被鳥屎偷襲,一天的好心情由此嗝屁。

可動漫,應該是讓人快樂的,我們又怎麼可以把動畫里的血,PS成白色呢?

就算離開健康的角度,單純從文化范疇來說,我們也不該把血PS成白色。

過去在很多國家,白色都是象征高貴的顏色,一方面因為高階層的人很少做農活,不會長期暴露在太陽下,皮膚便比勞動人民更白皙;另一方面,則是受限于漂染技術和紡織工藝的發展,純白色曾是個非常難實現的衣服顏色,且清洗費用昂貴。

現代西式婚禮的婚紗,之所以多為白色,正是因為在19世紀,英國的維多利亞女王在結婚時穿了一件白色婚紗。這件婚紗象征的身份地位和財力,在當時的貴族圈中掀起一陣熱潮,眾人紛紛模仿,才形成了這種習俗。在那之前的西方,婚紗其實多為紅色,代表熱情與喜慶。

毫無疑問,這種奢靡且拜金的理念,和我們維護的價值觀相悖。紅色的血,代表勞動人民的熱情,它是現實且接地氣的,不該被PS成讓人想起奢侈衣物的白色。

更別提,在我們的傳統文化中,白色一直不是太好的顏色。白色是我們在喪葬時使用的主色調,用喪葬氛圍濃烈的白色,配合動漫角色當場領便當的畫面,會造成詭異的喜劇效果。

尊重動漫角色的犧牲,這種對生命和英雄主義的敬重,是兒童教育不可缺的一環,所以我們不能把血PS成白色。

就算從流行文化的角度來看,把血弄成白色也很糟糕。因為「白」有無報償的意思,所以才會產生「白嫖」這種說法。 但藝術創作怎麼可以被白嫖?!這是對創作者的不尊重, 千萬不要白嫖!只有這樣,我們的文化產業才能大力發展口牙!

最后,我們從更深的層面去看,把血PS成白色也是個爛點子。

在通俗創作中,白色常被人和雪聯系在一起,是一種象征著純潔和干凈的顏色。然而這只是淺層的創作理念,實際上在嚴肅深刻的作品中,白色很少是一種正面的顏色,它常和虛無、空洞、恐懼和絕望聯系在一起。

就像川端康成的《雪國》,雖然全書的場景都被大雪覆蓋,大雪就如同男主心中,在女主身上看到的那種「純潔」一樣。雖然表面潔白無瑕,但其實,潔白之下,只有自私虛偽的人心。而這種隱藏在白雪下的人性之白,終將導致毀滅,就如同故事那在白雪和大火中戛然而止的結局。

動畫《蟲師》里,也有一集說了白血的故事。其中,白血是被蟲附身的表現,沒有母乳的母親因為這種蟲,有了白色的母乳,可那實際上是她自己的血。

這種建立在過度犧牲上的養育關系,最終奪去了她的性命,還讓她的孩子也被同樣的關系束縛,最終在無意識中,也獻出自己白色的血,換來了下一代的生存和枷鎖。

你看,對于文藝創作來說,白色根本不是個向上、光明的顏色。用這種顏色去替換血本身的紅色,指望其變得更健康,實在是荒謬。

更著名的白色,則是《白鯨》中的白色鯨魚,為了捕獵曾傷害過自己的白鯨,故事中的船長帶著一船人走向瘋狂與毀滅。在《白鯨》中,曾有一章特意探討了白鯨的白色到底有何含義,這種白色的象征意義,一直以來就是文學界的著名話題。

很多人都將鯨魚的白色,看成是一種超越自然的力量,讓人恐懼,象征著命運、死亡和邪惡,透著虛無主義和早期存在主義的影子。如此復雜深奧,又涉及人類生存之意義的意象,不該隨意出現在動漫中;尤其是白色的血,和白色的鯨魚一樣異樣, 恐怕會在年輕觀眾心中,埋下詭異的種子。

順帶說一句,《白鯨》中的白鯨,實際上不是「白鯨」,而是一只白色的抹香鯨。「抹香鯨」的英文,是 sperm whale,sperm直譯過來就是……不過這事和本文無關,就不贅述了。

所以啊,你看,不論是從通俗還是高雅文化去看,把動漫中的血PS成白色,都是件非常匪夷所思的事。它看似「合理」,實際上藏著各種糟糕影響,沒法讓那些場景變得多健康,反而可能讓它們看起來更病態了。

其離譜程度,就仿佛用一堆意義不明的廢話,去詮釋一個意義不明的行為。其實所有這些討論,都可以歸納成一句簡單的吶喊,這吶喊來自千萬觀眾和藝術創作者們的內心,響徹時空,從雅典學院一直傳到門薩俱樂部;凝聚了人類一直以來,面對真實自我的理智和勇氣,那就是——

不要!特麼!把血!P成白色啊!!!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