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目友人帳》:幫你完成兒時的夢想,一部溫暖的治癒電影

洋栗子 2021/06/02 檢舉 我要評論

孩提時期,多會覺得自己與眾不同。

站在樹下、田間、河畔,閉上眼睛再睜開,就以為可以看見別人看不見的世界。

「開天眼」,是等同於「隱形」和「飛翔」一樣的渴望

在這之中,《夏目友人帳》應當是其中的最佳。

2019年,劇版《夏目友人帳》被引進中國,1.14億的成績,看似慘澹,其實不俗。它以「乾淨」、「溫暖」、「治癒」的畫風,撫慰了一批人,溫暖了一批人。

從故事情節上,電影名稱拆分開來,就是整個電影的框架:夏目+友人帳

夏目:電影主角夏目貴志,和他的外婆夏目玲子,都具有「天眼」的功能,可以看見活在人類之外的妖靈,並與它們溝通交流。

友人帳:等同於「契約書」,但「友人」這兩個字卻更貼切,在夏目玲子的心中,她與妖怪進行比賽,贏了之後選擇記錄它們的名字成冊,目的並不是為了馴服它們,而是為了阻止它們做壞事。同時玲子又是孤獨的,她把妖怪作為了她唯一的友人。

當「友人帳」被交到夏目貴志手上時,他就成了新一代的萬妖之王。

此時劇情走向,大抵有三個:「除妖衛道的神劇」、「人妖相戀的狗血劇」,而《夏目友人帳》卻選擇了第三種,「人妖溫暖相處的治癒劇」

夏目貴志繼承了外婆玲子的「天眼」功能。

但他要比玲子幸運,他遇見了藤原夫婦,家庭的完整和溫暖,是治癒貴志童年缺失和陰影的關鍵。再加上一個人見人愛的肥貓「斑」老師。

親情、友情,夏目貴志一個不缺,這一角度,夏目是極其幸運的。

而這種溫馨的生活氛圍,促使夏目貴志做出了歸還名字的決定,他把玲子外婆曾經一個個贏回來的名字,又一個個的還給了妖怪們,讓它們做回了完整的小妖。

如果說,我們熟知的妖魔鬼怪帶來的感覺,大多是恐懼和陰冷。

那在《夏目友人帳》中,以上這些統統沒有,這裡的妖怪只有可愛、賣萌,人畜無害。

它們會經常三五成群的聚會,喝著小酒,也會偶爾的惡作劇,捉弄下同伴或者人類。

它們的世界,甚至要遠比人類簡單。

快樂、生氣,都會表現在臉上。

在劇版《夏目友人帳》中,除了常規劇情:歸還名字行動以外,還有著另一個獨立劇情

一個叫「穗之影」的妖怪,它可以改變人的記憶。

它可以憑空融入到人的世界,仿佛一直都在。又可以憑空消散在人的記憶中,仿佛從來沒有來過。

穗之影因為違背了山神的意志,而被施以天罰,穗之影帶著懲罰走遍世間各地,當時光飛逝,日月如梭,有一天它厭倦了這一切,它選擇了藏身在一顆大樹之下,靜靜等待S亡。

而在那裡,它遇到了一個,給了彼此溫暖的人:蓉利枝。

蓉利枝小時候跟隨爺爺來這裡禱告,傳說難轉神大人住在大樹的洞裡,所有一切不好的事情,都可以說與難轉神聽。

穗之影就這樣靜靜的看著蓉利枝,春去秋來,直到某一天。

這天,蓉利枝跪在樹前,一言不語,神情哀傷,許久以後,轉身而去,落寞的影子在餘暉下越拉越長。

穗之影早已習慣見到樂觀、開朗的蓉利枝,如此哀傷的蓉利枝,讓穗之影內心極度不安,於是它跟了上去。

而這一跟,就是八年。

八年時間裡,穗之影化身成蓉利枝早已離世的兒子椋雄而存在。它靜靜的陪伴著蓉利枝,給她溫暖。

穗之影在與夏目貴志相識以後,說的最多的一句話就是,如果有一天他不在了,他的媽媽該如何傷心。

但分別總會來,當斑老師誤吃了轉化了天罰的果樹以後,這一切便有了定數。

穗之影選擇妖力消散的滅亡方式,來去除斑老師的魔咒,而蓉利枝,則將再次失去她的兒子。

但這次的離去,蓉利枝卻不會再那麼憂傷。

八年的陪伴,化成記憶,再慢慢的從蓉利枝的記憶裡慢慢消散,人已經離開八年,但最開始的痛苦,卻被化在八年的溫情陪伴裡。

把悲傷拉長,悲傷依舊是悲傷,但卻不會再那麼讓人痛不欲生。

我想這就是它想要告訴我們的道理,人生總有告別時刻,往前看,好好活著,是對告別之人最好的悼念。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